英国台湾影展策展人陈绘弥:电影是最棒的外交

2020-08-02 作者: 围观:938 71 评论
英国台湾影展策展人陈绘弥:电影是最棒的外交

第一届英国台湾影展 3 日将在伦敦揭幕,包括导演蔡明亮等重量级影人将台湾影片带进泰特现代美术馆播放,背后推手是旅居伦敦的电影人陈绘弥。她说:「电影是最棒的外交。」

电影美术出身、参与编导,已逾而立之年的陈绘弥讲到电影,眼神就闪闪发亮,电影激发她的热情,半年内她与伙伴不断写信询问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最终促成合作。

旅居伦敦 12 年多的陈绘弥说,在欧洲,日本、韩国、中国的电影都受到推崇,但对台湾的电影印象一直都是杨德昌、侯孝贤。「好像大家对台湾电影的认识,就停留在某个时代。台湾电影在欧洲被瞩目的时代结束了。」

所以,当她去年 2 月收到驻英国代表处文化组邀约后,义不容辞的开始筹备台湾影展。她表示:「第一次是最困难也最重要。我们好像很边缘,但我们不能看扁自己。我们要尊重自己的电影产业和电影文化。如果要做,就要做一个真正的影展。」

陈绘弥研究要怎幺做一个让台湾电影可以被瞩目的影展,由于无法和长期耕耘的韩国、日本影展等相比,因此要另闢蹊径,採取「跳岛式」的奇招。

「我们没办法做到很大,那我们就做很怪。」她决定长期规划,每年 3 月与 4 月在北欧 5 国与英国举行台湾影展,持续 5 年。第一年就从冰岛开始,之后往其他北欧国家走,不要让台湾影展变成烟火般,转瞬消逝的活动。

陈绘弥表示,举办台湾影展的「诠释权」掌控在手中。由于冰岛曾经受丹麦统治,在历史上和台湾有相似度,因此冰岛台湾影展聚焦于「我们来自哪里」,放映导演魏德圣的一系列电影,试图串连位于欧亚板块上最边缘的两个岛,台湾与冰岛的故事。

回顾第⼀届冰岛台湾影展 3 月 8 日至 24 日在冰岛⾸都雷克雅维克登场时,观众反应热烈,也佔据许多当地媒体版面。

陈绘弥表示,魏德圣到了冰岛后有很大的感触,对她说:「妳不觉得很奇怪吗?冰岛只有 33 万人,台湾却有 2300 万人,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冰岛,却有这幺多人不知道台湾。」

她认为,透过台湾电影要让大家知道,越挖掘台湾,越能给出更多不同角度的故事。对冰岛观众而言,台湾电影也让他们认识到,台湾不同于他们想像中的东亚,而且台湾和冰岛有相似性,「我们都在大区块的边缘,但我们都存在」。

陈绘弥说,怎样定位台湾的文化,其实电影里都讲得非常清楚,这是最棒的外交。「最棒的外交就是,大家对于你讲的东西想听、想看,想知道、想去。当大家对你好奇,你就存在了。当你今天离开之后,他会想你什幺时候再出现,你就存在了。」

诠释台湾也隐含在影展的主视觉设计当中。冰岛台湾影展的海报上是一个奇怪的生物在喝着珍奶。陈绘弥说,她觉得台湾就像是海怪,「因为我们好像存在,但看不到我们的人就说我们不存在。」

她说,至于珍奶这种大杂烩的饮料,你可以自己加珍珠、仙草冻,是最能代表台湾的多元性及複杂性。

至于伦敦台湾影展的海报,海怪发展成变形的巨大海怪。陈绘弥说,这个海怪不定形,你说他是什幺就是什幺,这就像是台湾人的身份认同。大家都是台湾人,但你觉得你是怎样的台湾人,你就是怎样的台湾人,「你就是那只海怪」。

另在未来的台湾影展中,海怪还会有其他变形,让每年回来参加的观众,能有享受宛如搜集扭蛋一般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