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双面人,而是七面人(上)

2020-06-17 作者: 围观:916 54 评论

作者:Roxas杨大辉

你可能早已察觉,人的行为其实并不统一,你早上可能很乐意地为家人服务,无论是做饭、帮忙家务、充当司机,还是陪孩子玩乐,但到了晚上你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只想要和自己独处。

一般我们会称这两种不同的状态叫「好心情和坏心情」,你心情好的时候会更乐于助人,更积极向上,心情不好时就变得消极,什幺都不想做。

但进化心理学家提出了比「好心情和坏心情」更準确的分析模型,你在不同情况下会变得判若两人并不是因为你的心情,而是潜伏在你心中的另一个你,你的「次级自我」上线了。但什幺是「次级自我」?

人并没有统一的自我

要了解「次级自我」是什幺,我们先得费些功夫,理解这本书的一个很有意思的思路——人会根据外部的变化而被唤起不同的行为模式,儘管这些行为在某些情况下会显得非常不理性,但如果你探究其深层的原因,你却又会发现它其实是符合理性的。

这读起来有点绕,请直接看例子。

举个例子:有一个心理实验显示,让受试者观看同一个恐怖片,并在恐怖片剧情发展到最恐怖的时候,向他们分别播放几种不同的广告,一些是普通的广告,而另一些广告则特别注明有很多人购买过,结果,受试者会倾向于选择后者。如果同样一个设定,但把广告中的产品换成博物馆门票,那受试者会更愿意购买注明「每年十万人到访」的门票。

这结果意味着,当受试者看了恐怖片后,他们会更喜欢去有人潮的地方,想要购买较多人购买过的产品,简而言之,恐怖片让他们变得更倾向从众。

受试者因为看了恐怖片,就变得更倾向从众,这行为看起来就不怎幺理性,毕竟看电影和购物是两码子的事,如果是理性人的话,应该只买自己有需要的东西才对。

而两位作者对于这种现象的解释是,大脑在被恐怖的氛围所感染后会倾向于从众,其实是一种理性的行为,想像如果我们还生活在原始社会,你孤身在森林中发现某人的尸体,而周围的证据证明这人才刚死,考虑到生存机率,这时你是赶快逃到人多的地方,还是继续孤身前往比较好呢?

又比如这个时候发生了某种灾难,比如地震,而你刚从梦中醒来,发现所有人已经开始避难,这时你是跟随群众的避难路线,还是自己寻找避难路线比较好呢?

在危险的事情发生时,融入群体是最能提高生存概率的。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大脑进化出这种功能,迫使你在感觉到危险时会下意识的从众,这一功能降低了你在原始生活中送死的概率。儘管这从现代的情境下看起来有点不明智,但其背后却藏有深层的理性。

但你可能会说,我也有看过恐怖片呀,但我看了恐怖片之后,并没有感觉到特别的想从众啊?

的确,如果你逮着每一个刚从电影院出来的人,问他们看了恐怖片之后有没有特别想要从众?有没有特别想要融入人群啊?他们一定会告诉你没有,而且还觉得你奇怪的问题好像比电影更恐怖。

如果实验的结果是正确的话,为什幺当事人自身并没有察觉这一点呢?

这就要说到本书所介绍的一个思考框架——近因和远因。

我自己喜欢称之为「进化心理学思维」。

你所看见的行为目的,不是真的行为目的

假设你和你的朋友刚看完恐怖电影,现在你们想要吃个晚餐,你朋友提议到日本餐厅用餐,而你接受了这个提议,在你们走向日本餐厅的途中,你们看见有一家西餐厅有许多的人排队,结果你的朋友马上建议改吃这家西餐厅。这让你想起了刚才读到的心理实验,你知道你的朋友是因为看了恐怖电影所以更倾向于到人潮多的地方,这时你问你的朋友:「为什幺要选择这家餐厅呢?」

他可能只是回答:「因为看起来非常好吃啊。」你朋友对于自己的行为解释就是生物学家所称的「近因」,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受到了恐怖电影的影响,而身为观察者的你看到了这行为背后的「远因」,也就是你朋友生理深层的反应,他现在特别想去有人潮的地方。

这里「近因」指的是他当时的所思所想,是他当时所知的真实感受,而「远因」则从另一个视角切入,透过表面深入本质,关注行为背后的进化目的。

又比如你这位朋友在用餐时点了份起士炸鸡排,但他前不久才告诉你他正在减肥,这对于他自身的目标来说是不理性的,这时如果你质问他,他或许会给出许多的理由,而且听起来还可能很理性,比如「吃了这一次以后就不吃了」之类。

你当然知道他没有任何欺骗你的意思,他甚至连自我欺骗都不算,但你知道他给出的原因都只是近因,是他当时的所思所想。但他这行为背后的远因,则同样是为了执行进化目的。人类的大脑天生就非常迷恋高热量的食物,炸鸡总是比青菜更有吸引力,人只要一嗅到富含糖分和脂肪的食物,大脑就会兴奋起来。这主要是因为高热量的食物能帮助人类的祖先积蓄能量,在食物贫瘠的原始时代帮助人类的存活下来,对于那个时代的来说,减肥节食才是非理性的。

而现代的人脑也不是近几十年的产物,进化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灵长类的进化史可追溯到6500万年前,我们现在的大脑和几千年前的原始人大脑其实没有太大差别,说我们用着原始人的脑来过现代生活也不为过,这也是为什幺我们虽生活在物质充沛的环境,却还是和原始人一样喜爱高热量食物。

而这种思考角度贯穿了《理性动物》这本书——大部分经济学和心理学家关注的是近因,是人类的所思所想,但进化心理学家关注的则是远因,也就是人类行为的深层动机,被基因操纵执行进化目的。(为什幺说我们被基因操控了?在这里推荐一个关于基因的着名经典,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

什幺是进化目的呢?说的当然就是查尔斯·达尔文的《物种起源》里所说的「生存」与「繁殖」这两大目的。

所有物种的一生都在履行着这两个进化目的,因此而表现的行为有时是明显的,有时却是非常令人玩味的,而进化心理学家就是用这一思考框架来解释各类物种的行为。

例如进化心理学家会很有兴趣,为什幺你和你朋友相处的方式,和陌生人相处的方式不一样呢?为什幺在不同的情景之下,我们会有不同的行为模式出现呢?

两位作者提出的答案是:因为每个人都有7种「次级自我」。7种次级自我概括了许多各种不同的远因,他们像是一个由7人组成智囊团,会因为不同的情况出现而被唤起,轮流上阵的执行生存与繁殖的进化目的。

我们来看看小杨的故事就会明白了。

7 种次级自我

这是因为当小杨发现危险时,他的第一种次级自我——自我保护型次级自我就上线了。

自我保护型次级自我让小杨变得非常警惕,心思都进入了「战斗/逃跑」的模式,并且极度关注危险人物的一举一动。如果把这时的小杨和发现危险前的小杨相比,你就会发现小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这种次级自我当然并不是只有小杨才有,你可能也曾经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小巷里体会过这种状况,任何一个人在感觉到有危险是,其自我保护型次级自我都会被唤起。

有趣的是,自我保护型次级自我并不一定是在如此明显的情况下才会被唤起,两位作者做了大量的研究显示,一般人就算只是看到陌生人脸上生气的表情、观看恐怖电影或有关犯罪的新闻报道,都会唤起他们的自我保护型次级自我。事实上,只要让你独自进入一个黑暗的陌生房间就足以唤起你的自我保护型次级自我。

自我保护型次级自我的上线也会让你变得比较从众,就像前面看恐怖片的实验中提到的。

让我们故事的主人翁小杨继续前进。

因爲小杨的第二种次级自我——避免疾病型次级自我上线了,你或许并不知道,在人类的进化史中,除了适应大自然和与其他物种博斗之外,人类还需要对抗传染性疾病的危害,我们的免疫系统就是爲了对抗病菌而进化出来的产物。

虽然现代世界已经有若干控制病菌的方法,但古代的人并没有那麽幸运,被刺传染病肆虐都会夺走许多的人命,其危害程度甚至比战争和自然灾难更甚。

啓动我们的免疫系统是需要消耗相当能量的,因此更节省能量,更直接的方式,就是发展出规避疾病的心理行爲,人类会自然而然地规避恶臭、不吃腐坏的食物、远离咳嗽与打喷嚏的人,以避免潜在的病菌威胁,而这些都是避免疾病型次级自我的作用。

有一项研究发现,女性在怀孕的首三个月特别害怕与外国人接触,而这个时间段正是胎儿最容易感染病菌的时期。总之,避免疾病型次级自我会让人自发的规避疾病。

自我保护型次级自我和避免疾病型次级自我会在我们刚出世不久后陆续上线,小孩会不喜欢怪叔叔,会不喜欢吃绿色的青菜,而随着我们慢慢长大,我们其他类型的次级自我也逐渐上线了。

我们开始变得渴望交朋友。

延伸阅读:你不是双面人,而是七面人(下)

原文出处:你不是双面人,而是七面人(4THINK脸书专页)